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這次有很多人需要感謝的

第一個是我的小天使R小姐,不但聽我抱怨、陪我趕稿、幫我校字、還借我住、還有可愛貓咪可以玩喔耶!(爆)
第二個是購買的大家,嘿,每次看到一些熟悉的名字就覺得很開心,看到新的名字也很開心
特別是這次是潤二,買的人我真的很感謝你(跪)
雖然我知道也有人是衝著SA來的(爆)

那麼感謝完了要來說這次很北七的事情

1.我數量算錯了(遠目)
所以我會再印5本,要的人請來信

2.虹現在多了一本,如果要的人請聯絡

3.關於其他書本加印的訊息
如果大家開始發信件淹沒我的信箱我就會考慮了(很難XD)

以上,其實我覺得包書真的很累,但搞不清楚書的數量更糟Orz....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0/12/21 01:24】 | Makiの作品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先連一下J禁網頁
http://98.to/jmatsuri/

所謂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至截稿文不出。

我是火燒屁股的Maki.....
今次又趕在最後那兩個禮拜了(掩面).....
現在正在開放預購中...時間到11/30
到11/30的原因是,我12/1~12/5人不在台灣
連電腦都沒有!!!!XDDDDD

☆神印☆
網頁本篇閱讀
作者:Maki.A
CP:潤二、櫻相
字數:10萬字以下﹝堅持﹞
頁數:預定205~300頁﹝A5判﹞
預定收錄:神印-本篇、神印-補遺、番外-金王之夢……等。(汗)
推薦BGM:[蜂蜜幸運草OST] You / 演奏:サントラ
◎販售狀況:開放預定至11/30

台灣、港澳及海外地區請寫Google表單
大陸地區請直接寫信至
lovingweb1999@gmail.com
maki.pan@msa.hinet.net

並附上以下內容。
暱稱:
Mail:
神印本數:
舊刊購買(可不填寫):
郵寄或場領:
備註:

另,現舊刊包括,仙人掌旅館6本、合集[虹]7本、FA-花之御所7本。

【2010/11/19 23:28】 | Makiの作品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mika
不好意思,在這篇文的下面問可能不太恰當,但請問KEYWORD還有餘書嗎? 謝謝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Maki.A
親愛的,我這邊是沒有餘書了。
我會在幫你問問Hika的,如果方便,請寫信到lovingweb1999@gmail.com

以便提醒我(掩面)


wingsum
想問現在是不是已經沒有了?T^T

コメントを閉じる▲
已售完。



新書名稱是<<黃金海岸>>!! 標題不知為何打不出來...囧

呃...好久不見,我是......KIM。(Maki我是不是該把MOMO換成KIM了??XDDD)
繼去年的<39 Tequiero>趕在今年年尾我又即將出一本新書了^^
說是新書,但認識我並一直有在看我的故事的朋友對這個故事肯定不陌生的。
那就是我寫了將近四年的--黃金海岸。
其實不是真的說什麼字字珠璣長篇大論,而是我懶惰而且老是責怪靈感大神不來找我泡茶聊天XD
拖呀拖的,就被我拖了這麼長時間(汗)
但終於是被我孵出來了呀!真是可喜可賀~~
所以現在就要來好好宣傳一下,希望這次也能印出來的書寶寶都賣光光>////<


我不是什麼暢銷作家,只能印得盡量剛剛好,太多庫存會壓死我的XD
所以目前就是想要抓個大概的量,才會尚在編輯時就發佈出刊通知,請各位見諒。m(_ _)m

目前書本大小可知的是絕對還是A5的Size,就和之前的兩本是一樣的大小:)
字數約十二萬字,所以厚度也會和39差不多的~
至於價格我會盡量就和去年那本差不多,但還是得端看目前的紙價究竟是漲到什麼樣的一個境界了Orz

除了黃金海岸本篇,我還寫了一篇特典。
這特典並非原創,而是改編自一篇井上靖先生寫的短篇歷史奇幻小品--狼災記。
選這篇作品來改編只是一時興起,當初看完之後在讚嘆大師手法想法之奇特之外,心中卻有著大大的遺憾。
井上大師是個鐵錚錚的漢子,所以對於主角的愛情著墨幾近於零。
在大師字裡行間我看見男人對命運/政治/國家的無奈與忿恨,看得見塞外風光的遼濶壯麗的場景,
但就是看不到小女子我喜歡的感情戲啊!>_<

於是我決定仿效李安寫下我心中的斷背山~XDDDDDDDDDDD
也許看過原著的朋友會覺得我毀了大師的作品...TAT
但...但...請原諒我吧...囧rz
無論如何,所以批評指教我全虛心接受了,還望請鞭小力些......


廢話告一段落,放上試閱吧:)




相信你聽過「黃金海岸」這個地方,也許你去過。
你去的是哪一座?那是什麼樣子呢?
在這個地球球面上有無數個海岸,被命名的、未命名的……其中大概有百座以上都叫做黃金海岸吧?我想。
只要躺在地表上頭的是白色或是黃色的沙岸而非灰灰髒髒的普通沙礫,都有那榮幸被冠上這耀眼的名稱。世界上最有名的黃金海岸在澳洲,但我的黃金海岸卻在日本的千葉。

『千葉?千葉啊……怎麼不是什麼氣派一些的地名啊?』金髮男子超級不以為然。
『千葉有什麼不好?!千葉是一個很浪漫的地方好不好!木更津貓眼就是在千葉的木更津市拍的耶!紅橋的浪漫傳說你沒有聽過喔?吸引多少觀光客去采風你知不知道?!』另一名清秀也許該用美麗來形容的褐髮男子氣呼呼的反駁。
『對不起……千葉、千葉好,繼續、繼續。』金髮男子不敢和他辯,催促著他繼續說下去。

真的、真的,日本的千葉也有一座黃金海岸。但說實在的,除了沙子是罕見的黃土色,她一點也不美,一點也不耀眼。
海水是暗色的,海上總是飄浮著一叢又一叢的海藻軍團;偶爾還會有垃圾混在其中,然後海浪推呀推的又被送回岸上。
那裡平日人潮不多,但還是有些許婦人們在防波堤邊賣些飲料和小吃,我想這應該就是垃圾來源之一;另一個原因來自那少之又少的觀光客們。也許有這麼一群零星的觀光散客們偶然得知這裡有座黃金海岸,興沖沖地呼朋引伴,提著各式各樣的零食來一睹擁有響亮名稱的海岸而大失所望之後,氣忿地把食物一掃而空,卻留下垃圾成堆,拍拍屁股走人,然後再去尋找下一座黃金海岸。

雖說是我的黃金海岸,其實我也只去過四次。
第一次去,是為了替朋友慶生。 
記憶中那天天空一點也不藍,還陰灰灰的,風很大很狂,同樣的,第一眼見到她有點失望,為何叫黃金海岸?低頭看了沾在腳丫上的褐黃色沙礫才明白。但因為替朋友慶生的高昂興致,即使這座海岸沒有想像中的美,卻也無損大家的好心情,在這裡發生的回憶依舊美好。我記得,我們跳了海浪、搶了沙灘旗、拍了照留念。後來,褲子很濕,頭髮很亂,大家都很愉瘋狂。

第二次去,是帶學校的小朋友們去看海。 
目的有二:一是希望他們能透過眼睛去感受大海無限的遼闊和包容力;二是希望做個機會教育──不要亂丟垃圾……。那天的天空很不尋常地出奇的藍,湛藍的令我永生難忘,湛藍的令那座黃金海岸終於美了那麼一點點……而在那一片藍底下,感念上帝賜予我的奇蹟,我還遇見了我生命中的至愛。

第三次去,是愛人深情的告白。
不記得他是否說了甜言蜜語,卻記得他額際和手心裡緊張的汗,和眼裡無法憾動的真摯。我感動的淚落在黃金海岸的沙裡,和海水一樣鹹;而我惟一的愛,也誓將和這片海一樣,無邊無際。

第四次去,也是最後一次。
我和我的愛,決定去殉情……。


『殉情?啊?是悲劇啊?這樣會不受歡迎喔。』金髮男子又再度搖頭,更多的不以為然。
『……你到底要不要聽啦!不要一直插嘴好不好!沒聽到最後你怎麼知道結局是什麼!』褐髮男子按捺住自己想揮爪子往金髮男子臉上抓去的衝動,要自己冷靜!冷靜!
『對不起,你繼續。』金髮男子還蠻懂得察顏觀色,知道現前的人現在可惹不得。


我們選擇在結識的地方用最終極的手段來實現我們的愛。
殉情在我眼中其實並不是那麼的罪不可赦。
兩個相愛的人為了在一起而選擇一個終極的方法去愛;愛得如此勇敢,誰有資格說他們是錯誤?愛從來就不是錯誤。錯的,是那些阻擋愛的。

只要相愛的人在一起,就不會是悲劇。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這樣的誓言補償了多麼大的遺憾。人的心裡總有遺憾,無數的遺憾。
為了補償我的遺憾,翔和我決定要去殉情。在對我倆都別具意義的大海,用終極的手段,一起完成我們的愛。
儀式選在人們眼中最髒,卻是我們心中最美的──黃金海岸。那座大海是我們的訂情之海,印象中那天天空藍的絢爛,我們在一片藍底下相遇相愛。 

殉情那天,天空卻罩著層層烏雲,陰暗暗的。
但翔笑著說沒關係,就算滂沱大雨又如何?反正等下了海不都一樣濕漉漉的?
我微笑附議。

他那天穿著藍底條紋襯衫和藍亮面西裝,板緞面的深藍色領帶顯得很有質感,染回原色的髮讓他的娃娃臉上多了一份穩重,非常的帥氣。他為無法外出的我帶了一套米白色亞麻材質西裝,猶如新娘禮服般聖潔,我覺得它美得不可思議,但衣服太美卻會襯出我的不堪……。
『我幫你換衣服吧。』翔攙扶起我漸漸無力的身體,耐心的為我解開睡衣的鈕釦,換上那套西服。我很久沒有穿過睡衣之外的衣服了,有些期待。

『期待嗎?我也是。』翔看著我的眼睛笑了,我也彎起我的眼睛回應他。翔說過他最喜歡我笑的像彎月般的眼眸,所以就算用盡全身的力氣也要笑給他看。翔為我換好了衣服,輕輕在我額上唇上都落了一吻。
『親愛的,這是只屬於我們倆的祕密儀式。』

是的,親愛的翔,我很期待。





某年夏天,翔帶我去放煙火。


『等等!太跳TONE了吧?不是要去殉情嗎?』金髮男子一下不能連接起來。
『嘖、你是沒看過小說或電視劇嗎?這叫做倒敘,主角一開始就死掉那故事是要演什麼?!』褐髮男子用看白痴一樣的眼神看他。
『喔,所以故事是現在才要開始嗎?』金髮男子還是似懂非懂,淡色的八字眉疑惑的糾著。
『厚!早就開始了!不管,你聽就是了,不准再提問題!』褐髮男子氣鼓了兩頰警告他。



正確的日期我不記得了,記憶裡只有煙花絢麗璀璨的畫面。
煙火真的好美,以鵝絨的夜幕為底,香檳金為主的花火令人目眩神迷。
翔和我坐在公園長椅上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充滿煙硝味,錯過一瞬都可惜的美景。
放完大型煙火,翔提了一桶水來,我們開始點起仙女棒。
當手中那支仙女棒點完後,我莫名的湧現一些感慨。
其實,人生還真像這支仙女棒。
『哦?怎麼說?』翔很感興趣的問我。
我再燃起一根仙女棒要他拿著。
現在他手中有兩根仙女棒,一根即將到達終點,另一根才剛開始發光。
我在他還幾乎完好的仙女棒中間滴了一滴水,看灰色的仙女棒上多了一點色深點之後,再告訴他:
──有些人的人生,就像那支快燃燒完畢的仙女棒。一生努力的燃燒,光彩奪目,然後順順利利、了無遺憾的走完全程。很像翔吧? 
──然後有些人生命中總有些遺憾,即使再怎麼努力,瞧。
仙女棒燒至方才我滴上的水點,便熄了。
──遇上了過不了的關卡,只有熄滅,很像我吧?
翔對我這番論見先是沉默不語,然後他拿起打火機,修長的手指點起火,在方才那滴水點下方燒呀燒的,過沒多久,仙女棒再度點燃,迸裂出眩目的光芒,再度爆開四射的星火。
『我的打火機能幫你渡過任何一個人生的關卡。』翔開懷大笑的說著。
我看著那起死回生的仙女棒,久久不能做任何的反應,幸福在心中就像煙火被點著,要炸開來了一般,好多、好滿,而滿溢的幸福從我的眼角溢了出來。


位於東京都靠近千葉附近有間名為【ESPOUSAL】的婚紗攝影店。 
規模不是太大,但生意卻是不錯,也許是因為世紀末,也許是因為嬰兒潮,但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攝影師的優秀。成品的高質感讓客戶都甘願付出多一點的價格來換取,美麗耀眼的新娘最需要的還是一個好的攝影師為她將這一刻完美的留住。


『翔,這個月有十個case,你打算接幾個?』不太修邊幅,甚至可以說有點宅氣的二宮和也頂著一頭亂髮走到翔面前,詢問他的意見。
『你先挑吧,挑剩的都算我的。』二宮口中的翔,邊拆解攝影架邊好脾氣的回應二宮。
『你還真拼啊。唉!這陣子結婚的人還真多,不知道是不是什麼世紀末瘋狂結婚症候群的病毒在外肆虐?今天早上拍的那一組說真格的,還真他媽的傷眼──』二宮不以為然的靠在牆上點了一根菸。
『你嘴巴可不可以別那麼壞?結婚很好哇,拍照時看他們甜蜜的樣子,你不覺得自己也幸福起來了嗎。』翔嘴上說著要他收斂,但還是因為二宮的壞嘴笑瞇了眼。
『幸福個鬼頭!沒吐就算不錯了。』二宮撇撇嘴,呼出一口灰白的煙。『欸、雅紀還是老樣子嗎?』表情轉變成嚴肅,二宮提起翔的情人。
『……是啊。』翔淡淡地笑,沒多說什麼。
『可以去看看他嗎?大伙兒都很想念他。』大家一直都怕會打擾了他倆而遲遲不敢開口。
『當然可以,他會很開心的。』翔還是微微地的笑,知道老友們的顧慮,也打從心裡感激他們的體貼。
『吶、你說的啊,我就找人囉!』二宮走過去拍拍翔的肩膀,有點打氣和一言為定的意味,然後才叼著菸離開。


『欸欸欸,這我真的不懂了,你說故事也要把人物交代清楚吧?這樣我怎麼知道誰是誰?』金髮男子還是忍不住抗議起來。
『……就跟你說要聽下去,我這不就要說了嗎?閉嘴你!』


櫻井翔,我的男朋友(對,我是男生,他也是男生)。二十七歲,職業是攝影師。
翔的父母將近五十歲才懷上他,老來得子的櫻井夫婦傾盡一生所能的給予獨子最好的教育。父母費盡心思培養出來的良好氣質和教養,加上一張十分白淨斯文的俊朗五官,優秀如他向來是父母親的驕傲。但年邁的雙親在翔成年後相繼離世,孑然一身的他捨棄以他的學歷和能力唾手可得的高薪工作,轉而追求自己的夢想成為一位攝影師。他秉持自由攝影是興趣,婚紗攝影是職業,追求夢想之前得先裝滿荷包為信念,是個很懂得把現實與夢想理清的人。而且目前很認份的在一家婚紗公司擔任婚紗攝影師。

二十四歲的那一年他的自由攝影作品得到關東區攝影比賽佳作,作品名稱叫做:『溝通』。照片裡,有個漂亮得幾乎雌雄莫辨的年輕男孩,男孩的笑靨燦爛溫暖,眼神恬靜深邃,纖細修長的手指似舞動著,比著手語。然照片是定格的影像,要怎樣才能看出來那男孩在比手語呢?因為他耳朵上的助聽器──那個說是耳機太牽強、說不引人注意太矯情的東西。
照片看不出那男孩雖笑的燦爛,但聽不到,是他心中一部份的遺憾。
照片看不出那男孩心中有好多好多的遺憾,卻說不出口。

身為聽障者然後又得到罕見疾病的機率有多高?

我是相葉雅紀,『溝通』那照片裡的主角。
今年二十五歲,是個聽障者,三歲的時候因為車禍的關係失去百分之九十的聽力,自此的二十二年來都是活在一個幾近無聲的世界裡。
爸媽總說那是我生命中的大關卡,跨過了、命保住了,便沒事了,上天會保佑我平平安安活到一百歲。但當爸媽這麼說時,神也許在暗地裡竊笑吧,生命給我的關卡豈只有一個?在我二十五歲的這年的某一天,因為突然的昏迷送醫而被醫生診斷出我得了罕見的疾病──『多發性硬化症』。

『多發性硬化症』,多發於西方白人身上,病症到了後期有失去視力、四肢僵硬、全身不受控制、癱瘓等不同的症狀。其實,我覺得有點像是清醒的植物人。
──為什麼會得這種病?
醫生說,還沒有真正的斷定病因。 
──醫得好嗎?
醫生說,目前還沒有藥可以根治。
──我是東方人。
醫生說,我知道。
──我是聽障者。
醫生說,我也知道。
──如果再失去視力,對我真殘忍不是嗎?
我比手語的時候自認冷靜沉著,態度理性。
但醫生卻不回答我這個問題……。

『真的有這種病?』男子又問。
『嗯。』
『你會不會讓主角太可憐了一點啊?這樣會不受歡迎喔。』
『人的命是神決定的,那是他的命。』
『的確,但就我所知,神沒有管到你的故事主角那麼遠吧?』
『……你閉嘴。』



也許是因為我後天的缺陷,父母親和親友總是特別的疼愛我。從小到大,我想要的、喜歡的,只要爸媽一察覺,過沒幾天,那東西便會悄悄出現在床頭,即使我從來都沒有要求過。
所以當我和翔過於曖昧的關係被他們察覺之後,他們並沒有說什麼,反而默許了我們。爸媽後來對我說,是男是女都無所謂,只要能讓我感到幸福,什麼都不重要。所以我和翔的關係,除了那一張無法獲得法律認同的證書,我們其實早已得到親友的祝福。
生病的事,從沒想過要瞞著翔,畢竟他有權利知道真相,然後決定要不要再浪費時間在我身上。其實,告訴翔這件事一點也不難,就像我坐在醫院聽醫生宣佈我的病時一樣容易簡單。沒有震驚不信,沒有怨天怨地,沒有焦慮恐懼,更沒有發生天崩地裂,我真的好平靜。在所有人都擔心我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也許會崩潰而處處呵護、保護時,真正讓我感到驚訝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我真的一點也不怕。但這樣的平靜卻在遇上另一個更冷靜的人時被狠狠敲破,原來我騙了自己,卻騙不了我的翔。

『不怕,我在你身邊。』翔握住我的手安慰我。
我不怕。
原本我想這麼說,但在面對這樣泰然自若的臉容,沒有令人無力的同情和擔憂,一副自以為懂又了然於心的態度時,我心裡的平靜開始不平衡,突然好想破壞這一切假象。是失心瘋了吧?我第一次如此激動的掙脫翔的手,並快速胡亂的用雙手比劃著這個病到後期會有多難堪。
──到時我不會只是聾子,還會是瞎子、瘸子!會是廢物!
我情緒激動,狂亂失序的像個瘋子。
『即使是廢物我也要。聾子、瞎子、瘸子,我全要了。』他的唇形很精確,一個字、一個字的說,讓我讀得清清楚楚,幸福……怎麼又被他點燃了?燒熱了冰凍在心裡的死水,又從眼睛裡滾燙的溢了出來。
我慢慢抬起無力的雙手,對他比劃著:
──我是聾子、瞎子、瘸子……你是傻子、呆子、瘋子。
而他只是淡淡地笑了。 

翔總是倔強,對一切異常的執著。他非常的相信自己,他決定好的事,從來都是義無反顧;就像大雄非宜靜不娶那小孩子般單純的執著,我相信從他唇形裡讀到的訊息應該就是最後的結局了。

『結局就這樣?』
褐髮男子沉默的伸出爪子就要抓過去。
『慢!我開玩笑的嘛,別當真,請繼續。』金髮男子打哈哈。



『黃金海岸的蚵筏?』翔一臉嫌惡的看著我。『你要真的吃下去,還沒病死就先被毒死了!』不以為然的繼續削蘋果。
──我沒有說要吃!只是想去看看嘛!我們好久沒去了!還有,你這番言論實在有欠公平,黃金海岸是髒了點,但不致於有毒好不好!小心那些養蚵的海女們告死你!
『我要是怕那天就不會去那裡取景了,你知道我原本想拍什麼嗎?就是那些飄浮在淺海的海藻和被浪打上來的竹筏。而且我還想好標題要叫做【毒藥養殖場】!』削完皮,翔開始分解那顆蘋果。
──你很壞!那是我充滿美好回憶的地方耶!你就這麼討厭它?!
『它留給我最美好的回憶現在完好在我眼前,既然回憶已在身邊,那個髒不拉嘰的地方,也沒有回去的必要。』說完還拿了一片蘋果塞進我嘴裡。
──過河拆穚!
我罵他。嗯,蘋果好甜,香氣十足,甜蜜帶點微酸的口感令人回味。
『嗯。』翔咬著蘋果,他吃東西的樣子總能為那道食物加上不少分數……。
──忘恩負義!
我繼續批判他。
『嗯。』他看著我似笑非笑。
還吃!我氣急。
──拿來啦!都被你吃光了!
我動手搶過那甜美多汁的蘋果。
『我還以為你要繼續比?』翔笑的很討厭。
我瞪了他一下,對牛彈琴!心裡咕噥著。


獨自一個人時我總是專注地閱讀,除此之外別無其它休。
房間裡除了一台電腦,堆滿的幾乎都是書,書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因為聽音樂對我來說是天方夜譚,看電視要讀過快的唇語和字幕對我來說又太累,最適合我的休方式就是讀書。
因為太過於專注在紙上的文字,所以對四周發生的事根本無所覺,更別提我根本就是聽不見。導致那隻突然搭住我肩膀的手幾乎嚇得我提前上天堂。
『我嚇到你了嗎?』翔無辜的眨眨眼,當然我不會漏掉他嘴角惡作劇的笑!闔上書,我使出吃奶的力氣用那本厚厚的書搥了他好幾下。
『對不起、對不起!快跟我下樓看看是誰來看你了?』翔大笑地拉著我要往樓下走。
狐疑地跟著翔走下樓,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是拿著一把木吉他的二宮和也,那故作帥氣朝我行禮的姿勢令人發噱,我不禁也勾起了嘴角;第二個是他們工作室裡的化妝師松本潤,他手上拿的是兩根鼓棒,我之所以稱那兩根棒子叫做鼓棒,是因為潤的腰間繫了一顆看似玩具的鼓。
現在是怎樣?我肯定一臉狐疑。
『現在就讓我們為相葉雅紀先生送上一曲──幸福論。』二宮說完還向我拋來一個飛吻。
他們開始有動作了,彈吉他的手指,揮動鼓棒的雙手,動作無比誇張。但是一首歌是要有主唱的吧?我並沒有看見有人動嘴巴啊?誰唱?
翔輕輕地在我肩上點了兩下,我轉頭看他,他微笑地嘴裡說著、手裡比著:『我就是主唱。』什麼?!我吃驚地瞪大眼看他走向兩人,然後見他一臉正經的站定在中央,作勢清清喉嚨拉拉手指。
【幸福論】?我沒聽過。呿,廢話。
和翔相識四年,為了能和我無障礙的溝通,他的手語更純熟了。
修長優美的手指流暢的比劃出一句句漂亮的手語,像舞蹈般的美妙:


為探尋真正的幸福時 開始思索愛與被愛的問題
而我汲取你的強勢與隱然若現的脆弱
在時間之流與天色之間
若無所盼一般
只為給真實笑著哭著的你燃起動力
真正的幸福看不見
意外的就近在身邊
知道咬著的手指頭期盼的不過是那雙手
如果是為了守著你的旋律 哲學或是言語等一切
就算吃點苦我也不以為苦
時間之流與天色之間
若無所盼一般
因為我單純的鍾愛真實笑著哭著的你
所以我要忠於你的旋律
哲學與言語等一切
光是你活在當下這件事實就已經是我的幸福



其實我應該要哈哈大笑的,而我的確是笑了,因為他們是那麼賣力的誇張自己的動作和表情。但真對不起他們的奮力演出,除了笑,我還是哭了。在我這樣多愁善感的年紀和心境,怎能不哭?回憶怎麼都這麼美呀……但愈美,愈可怕啊……。


怕打針的人都知道,那很痛的,尤其是肌肉針。
為了減緩病情發作的速度,我必須按時施打類固醇。打針之前,要先用橡皮繩綁住你要扎針的部位附近,固定好之後拿起針筒,針頭要呈九十度角往皮肉裡深深的扎進去,那樣才算把藥給注射進去了。那很痛很痛,甚至已不能用痛來形容,簡直是酷刑一般。

第一次受刑時我把唇咬的幾乎出血,媽媽哭了,我知道她是不忍心。更殘酷的是醫師建議家人全都要學會如何為我施針,甚至是我自己也最好能夠學會,因為這樣能讓我們對醫療過程更加瞭解也更懂得如何照顧病人。我不知道在打針時我有沒有痛呼出聲,因為我聽不見。


治療無法根治病況,只能拖延。無論我打了多少隻針,吃了多少藥,經歷了多少令人痛不欲生的治療和後遺症。時間依然在流動,病情還是任性的以它的速度在成長和惡化。
時間走的很快。我的眼睛漸漸要看不見了。
右邊的眼睛幾近全盲,雙手雙腳也開始有些僵直不靈活了。
耳聰目明現在對我來說,已經是一個神話。

因為隨時會有昏迷的危險,病房已經是我安身立命的地方,小小的病房搬進了許許多多私人用品,看起來還真像我的房間。不靈活的手指已經不太能夠比手語,但我還是努力的想要活動他們,直到我真的不能動為止。我讓弟弟為我帶了一台筆記型電腦,因為即使家人和翔盡量抽空陪我,在病房內總是無聊的時刻居多,所以在多餘的時間裡,我開始用電腦寫些手記。
聽說有些心理醫生會要求他們的病人多寫日記來抒發自己心裡的不安和痛苦。但我倒覺得寫日記根本就是一個自殘的行為。
日記,是自殘實錄。
過去的回憶有時就像一把利刄,事情發生當時無論甜蜜或痛苦,將它寫在日記本上每回憶一次,你等於是拿刀捅你自己一次,每寫一個回憶,就是刺自己一刀。
一刀又一刀,然後你突然不再想創造回憶,因為你發現你已經把自己殺的差不多了,然後,血淋淋的全劇終。

現在我瞞著他們寫手記,偶爾捅自己一刀,這有點像是慢性自殺。
我和翔的回憶都很美啊,同樣的,也殺傷力十足,讓我有點懷疑自己能不能撐到把全部的回憶寫完為止?因為除了過去的回憶,翔還繼續不斷地在為我製造回憶。讓我也開始擔心,他是不是也在計畫殺了自己?
每寫一句,我便嘆一口氣;嘆一口氣,便縮短自己的一點壽命。
唉……我總是在潛意識裡搞自殺把戲……。


以下是擷取日記數則:


X年X月X日
先後失去了聽覺和視覺,我到最後可能就這樣和外世隔絕了吧。
躺在床上一動也不能動,看不見,聽不見,也不會說話。
這究竟是給我的折磨還是給我所愛的人的折磨?
上帝,我不明白。


X年X月X日
真是一種很奇妙的病。
就像一台電腦裡某一條電路線那包裏著金屬線的塑膠外皮剝落,傳導過程中導致某些功能變慢甚至停止,最後整台電腦就會宣告報銷。
我的腦袋裡的免疫系統居然自家人打自家人,專門攻擊包覆我腦路線的外衣,害它不停的喪失功能,我離當機大概不遠了……。


X年X月X日
翔又教了我另一種溝通的方式。
觸覺。
僅次於心靈感覺的抽象。
翔一直沒有放棄尋找和我溝通的方式,他鍥而不捨地讓我好心疼……


我曾經在一部電影裡看過男主角教眼盲的女主角什麼是顏色,靠的就是觸覺。
一團柔軟的棉花代表純潔的白色。
一塊濕滑的冰塊代表清涼的藍色。
一顆堅硬的石頭代表冷酷的色。
一塊燙熱的毛巾代表熱情的紅色。
純潔的、清涼的、冷酷的和熱情的。
看,我用了那麼多籠統的形容詞,所以說它抽象。
因為觸覺還必須搭配想像力。


這我倒還蠻在行的,聽不見時我常想像聲音是什麼,從小我就喜歡會動的東西。正確的說應該是正在動的東西,嗯……怎麼說呢?我想想。
啊,像我媽在揉麵團時把麵團高高舉起再重重摔在板子上的動作,我常常就傻傻地趴在板子的另一邊,然後在麵團甩上桌子的那一刻感受到陣陣的震動,那時我總是驚喜不已,因為我想那是聲音,雖然我聽不見它,但我感受到它了。
諸如此類的有很多,像老爸的電動刮鬍刀、廚房裡的果汁機、浴室裡的吹風機、房裡的電風扇(但我的翔跟我說那是無聲的,是嗎?我還一直是半信半疑的,他總是像個小孩子喜歡騙人。)其中我最愛的還是人說話的聲音,小時候在爸媽抱著我的時候我喜歡把手放在他們的喉結上,在他們說話的時候感受手上傳來的震度,聲音在我腦中的樣子,從那時開始成形。
我看過一部叫做『跟我說愛我』的連續劇,會不會所有的聽障者都看過那部片?在看見男主角最後要求女主角靠在他肩上對他說『我愛你』三個字時,如此浪漫唯美又令人心痛,相信大家都哭了,我也哭了,哭得很慘很慘,因為那男主角會這麼要求的理由我能完全的體會,那肩頭上傳遞而來的震動對男主角來說是愛的聲音,是最美的天籟。啊……我離題了,不過倒也符合我想表達的,觸覺,真的很抽象。


其實翔要教我的不是別的,就是小時候大家都玩過的遊戲──在手心上寫字。看似簡單,但也不是隨便就猜得中的,還得靠些許的天份,而且在手心寫字真的好癢,翔寫沒兩個字我便求饒了。
『看樣子行不通?』他好看的眉皺了起來。
──別這樣。
我撫平他眉間的皺痕。
──如果到時我聽不見也看不見了,也表示我不再具有溝通的能力,就算我明白你想說的,也無法給你任何回應,你這樣做,又有什麼意義呢?不如你現在快些告訴我,不然到時晩了,可是會後悔莫及哦。
我想我表現的還算輕鬆,臉上的笑容應該也還算甜美。
──還不說啊?
『……我想告訴你,我會一直在你身邊,我很想你,我很愛你……』翔雙手慢慢的比劃著,嘴裡也跟著喃喃說著:『早上來看你時想跟你說早安,中午陪你吃午餐時想問你吃飽了沒,晚上熄燈之後想跟你說聲明天見……』
──翔……跟我說愛我好嗎……。
比完手語,我心疼的抱住他。感覺他的喉結依靠在我肩頭的震動,他在跟我說愛我,多希望我也能親口用我自己的聲音對他說一次這句話。

翔,我愛你……很愛、很愛你。


追記を閉じる▲

【2010/11/05 14:51】 | MOMOの作品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UnDeRcOvEr Ver.SA之公式Blog!

UnDeRcOvEr Ver.SA為一期間成員不限定同人團體
主應援日本團體ARASHI同人配對櫻井翔x相葉雅紀

自2004年始動,後不定期發動,至今5年,是個歷史好像有點長的小團體。
成員非特定,有愛就行!
目前成員為Maki.A、KIM、Hikaru.H共同管理!

★目前開放預購清單



★特別通知
因Maki的信箱經常會漏信,於是更換信箱!
Gmail目前試驗了一下yahoo跟Hinet的信都收的到
請盡量使用lovingweb1999@gmail.com此信箱。
maki.pan@msa.hinet.net、lovingweb@yahoo.com.tw。這兩個信箱則為備用信箱


★最新刊物整理表
請點選本篇的「続きを読む」
如需至說明頁面或試閱,請直接點選書名前連結即可

2009年新刊及餘書
「作者」書名(配對)-現今餘書
介紹試閱◎「Hikaru.H」]《KEYWORD》(潤x雅)-尚有餘書
介紹試閱需至網站◎「Maki.A」[iris]-虹(CP多)-品切待印
介紹試閱◎「Maki.A」仙人掌旅館(翔x雅、智x二、潤x斗)-13冊
介紹試閱◎「FA」花之御所(翔x雅)-17冊

過去作品
介紹試閱◎「Hikaru.H」《這就是戀愛嗎?》 首部曲 -x白-(潤x雅)-品切
介紹試閱◎「Maki.A」百鬼夜行抄(翔x雅、潤x二、智x斗)-品切
介紹試閱◎「Maki.A」Magic Note(翔x雅、智x二、潤x斗)-品切
介紹試閱◎「Maki.A」いましめ音(翔x雅、智x二、潤x斗)-品切
介紹試閱◎「Maki.A、毛仔」空が泣くから/もしあなたなら(潤x二)-品切
介紹試閱◎「Maki.A」朝露の若し(智x二、翔x雅、潤x二[微])-品切
介紹試閱◎「Maki.A」Danger of Love(翔x雅、智x二、潤x斗)-品切
介紹◎無試閱◎「Maki.A、孟、Hikaru.H合輯」葉落風雅、櫻雨飛翔(翔x雅、智x二、潤x斗)-品切
介紹試閱◎「MOMO」まさき(翔x雅、智x二[女裝]、潤x二[微])-品切


追記を閉じる▲

【2009/07/20 00:19】 | 公告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承認待ちコメント
-


コメントを閉じる▲

非常感謝支持m(_ _)m

目前39 te quiero已全數售完也全數寄出。

希望下次再會;)









以下是原始文件...




各位好久不見。
自我介紹一下...momoです!但其實大家都叫我Kim醬啦^^
是K-I-M:Kim不是K-I-M-I喔!很多人拼錯...看來KIMI似乎是比較有名....囧

ANYWAY...
去年發了一本MASAKI非常感恩的順利出售完畢。
今年原本沒有發刊的計劃,但世事難料,剛好完成的幾個故事在朋友的推波助瀾之下終是決定發售了。

可惜這次沒跟上Maki的腳步...
不然我可以像上次那樣吸在她身上當寄生蟲什麼都可以交給她做*噗(被Maki毆打)

唉呀呀...也該學學啦...為了我下一本書...下一本即使沒幾隻小貓要買還是要出的書XD
(書名暫時保密下...)


現在這份通知是暫時的,因為得先發出來讓各位知曉我有在準備,不是空穴來風。
因為準備中,所以目前頁數/封面/價格/發售日期都尚未底定。
唯一能確定的是我寫完了...只剩後置作業,而且一定會發刊。


說到這裡不得不提一下...
原本這本書只是一個調查,因為本人小氣不願花大錢印書贈親友的緣故XD
這本書是正在調查人數中的。
若沒有超過四十人不發刊,因為不符成本。
但某親友居然放了個大絕逼得我不得不就範...
就是J祭那天某親友要去幫我發宣傳單...m(_ _)m


這可不是逼我這嘴硬的鴨子上架曬成乾嘛??
於是我也只好屈打成招...呃...鬆口SAY YES, I DO. (Falling love?*好冷...= =)
嘛...總之...我要出書了...請各位先賢後進捧個場...好歹讓我集到四十人吧...TAT


這篇會隨進度更新,有意購買的朋友可先請留下資料;
一能讓我掌握人數,二若發刊時間確定我也能第一時間通知各位。

筆名:
姓名:
信箱:
地址:(請記得附郵遞區號)
電話:
購買:


購買本數各位可以先想想...雖然價格尚未定出,但八成和MAKI差不多...囧
因為是三個故事合在一起...要是再加上被逼的特典...應該會有12-3萬字左右。
是的...我和MAKI一樣是廢話魔人...(又把MAKI拖下水XD)

看...我廢話這麼多還沒提到我究竟是要出什麼故事哩!!!
嘖嘖嘖...

故事內容友人戲稱是色情書刊三部曲XDD
但其實我沒有HHHHHHH到底喔! 我真的是點到為止,保保守守。
但不知為何友人卻說很看起來很肉慾...囧

因為有朋友問所以來註明一下,這是三個故事沒錯,但是合成一本喔。
所以只出一本書,厚厚一本^^

這三個故事分別是:

單戀

約三萬數千字...
是女王雅和純情翔的故事。

櫻井:一般大學生
相葉:行事低調的知名俳優



試閱:

和一個陌生人突如其來的一個月形影不離的共同生活。
要嘛,你也許恨透他;要嘛,你也許愛上他。
若只有這二種情況可以選擇,那對於櫻井翔來說,完全是後者的情況。
但他還不知道相葉雅紀怎麼想。

那一次的親密接觸之後,他們還接過幾次吻。但從來沒有更進一步過。
雙方似乎都刻意的留下了些許的距離,沒讓情欲支配他們糊塗行事。
但二人之間激情不足親暱有餘的氛圍,讓他們深深地沉溺在其中,誰也不想破壞那微妙的平衡。

最近,雅紀似乎有些心神不寧。

對了…櫻井對相葉的稱謂開始從姓變成了名字。
雅紀…櫻井一直都覺得這是一個很美好的名字。
彷佛多唸個幾遍,心裡的愛又會不小心多幾分。

雅紀坐在窗邊的地板上,全身灑滿陽光。
他靜靜地用彈性繃帶纏繞著自己的腳踝,似乎又在出神了。
他最近常常這樣,總是在獨處時陷入一種深思狀態,讓櫻井很不安。
淺色髮絲透著金芒,肩背上也裹著光,安安靜靜著不動。
似乎整個人罩在一圈金色氤氳裡。他總是美麗非凡,攝人心魂。
這樣一個人不該什麼都不做、哪裡也不去,就只待在自己身邊的。
櫻井知道,卻總是不願去深想。

「雅紀…雅紀?」
櫻井試著喊他,不願他去想,怕他是想著何時該離開。

「嗯?」
雅紀抬起頭,輕輕的微笑著。

四目無言的相交了一會兒,櫻井站起身到音響旁,隨手挑了一片古典演奏曲。
第一個音符敲下,櫻井就知道那首歌的名字,是『卡農』。

櫻井走到相葉面前,伸出手,似是個邀請。
相葉抬頭看著櫻井,伸出手,接受了邀請。

櫻井摟著相葉,相葉也輕輕把頭靠在櫻井的肩上。
他們分別環住了對方的腰背,沒有說一句話,就這樣隨著音樂擺動著。
如果時間和空間就能這樣膠著住不動那麼該有多好。
他們都不禁這麼想著,卻也都不敢說出口。





第二個是超長篇...

Erotica

字數約六萬...。對,明明這就可以獨立出一本了,我是在幹嘛?
是固執白兔和變態野狼的故事XD
櫻井:性格偏執的律師
相葉:一心想成為作家的普通會社員



試閱:(擷錄一段野狼律師內心剖白)

他曾經換女人如換衣服,糜爛的程度讓好友看不過去的開玩笑的說也許他注定的另一半是男人也說不定。於是朋友和他有了一個賭約:一個月不碰女人,但男人可以。要嘛,試著在男人群裡找到那根被上帝置錯性別的肋骨;要嘛,過一個月清心寡欲的和尚生活。

於是他找了一個GAY BAR,準備在那裡待上一個月,沒有女人的干擾,也順便試試自己是否真是其實愛男人?但是一個月即將過去,他只覺得那個圈子裡的男人可笑,上帝也許不是將他的肋骨置錯了性別,而是肋骨還完完整整的長在自己的身體裡,他不需要另一半。

但事實證明,上帝不僅僅開了他一個玩笑,在最後的那一天,他卻遇見了雅紀。那一夜,因為酒醉而魅惑誘人的雅紀為他伸展開完美的胴體,也讓他嚐到了什麼是最極致的性愛。二人的契合度不可思議的完美,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食髓知味,he is the one,no doubt at all.

可惱的是,那美好夜晚的隔天,他還來不及等待睡美人醒來就被公司招回,那天清晨看見雅紀趴在他的紅色大床上,他就知道他身邊的那個位置雅紀是第一個躺上去的人,也會是最後一個。然而在他以光速解決公事回到住所的時候,雅紀已經不見了。猶如南柯一夢般的消失,而自己除了他叫做相葉雅紀,其它一無所知。

回到那個GAY BAR想要探聽雅紀的消息,酒保卻說他當天是第一次的出現。也是…他說過他並不是這個圈子裡的人。但自己仍不死心守株待兔的在那裡等了快一個月,每晚每晚的痴痴等待,是萬惡的櫻井翔清心寡慾的另一個月。而上帝的第三個惡作劇,發生在今晚,奇蹟是只給已經準備好接受的人。親愛的雅紀,For God’s sake, we are meant to be.




最後是:

教戰守則

字數約一萬五左右。
是真實背景,就偏搞笑這樣。


試閱:



能從小學開始便就讀精英學校且一路晉級到大學畢業。
除了家裡要有錢有勢有地位,個人素質也是很重要的。
從一般偶像到專業主播也不是靠張臉蛋和僵硬的肌肉。
腦袋的知識和運轉速度也是要比一般人優秀好幾倍的。

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可以三百六十度的轉。
找不到恆河獼猴又如何?若要拜師學藝,A片A書,到處是師父。
這世界已經進化到連國家地理頻道都大剌剌的教性知識。
他要的東西還會難找嗎?笑話!

「哇靠…男人和男人還真夠噁心的…無理かも…なしだ!なし!」
櫻井縮在自己的電腦椅上,瞇眼皺眉的看著靜音螢幕裡的二個男人正在示範何謂同性性交。心裡的雄心萬仗已經被打擊的縮成像芝麻般的小點點,同性…不可能的吧…。現在想來,他和相葉也不過是一時的鬥氣玩鬧放放狠話,搞成這步田地似乎有些太誇張,畢竟他們又不是找不到異性伙伴需要非生殖性欲釋放的雄性。

「嗚哇…屁屁上還長痘痘,皮膚怎麼也不找好一點的?相葉ちゃん的皮膚可漂亮的很…」
雖然還沒做過,但一起洗過幾次澡的他們,他的確是在相葉不注意時偷瞄過幾眼。那粉嫩粉嫩的翹臀可真不是一般男人比得上的,搞不好女人都輸咧。

想到相葉的臀部,櫻井不禁偷偷想像起自己和相葉一起做螢幕上那些動作的畫面。

「うはぁぁ…あり、あり…」
櫻井忍不住對頭頂上的粉紅想像開起一朵小花。

所以是對象的問題?嗯…動物也是這樣吧?就算要搞同性戀也不會找個毛掉光有皮膚病的那種來搞…這是動物的本能啊…對美麗事物的追求。相葉ちゃん那種一定就是一級品。想到秀色可餐的相葉,櫻井再度好學不倦的翻著他在網路上找到的一篇『男男愛愛事前準備篇和實戰經驗篇』,每看一行嘴裡就不停的嘖嘖稱奇。

「翔ちゃん!」
媽媽的聲音突然伴隨著用力的敲門聲傳進來。嚇得櫻井翔掉下椅子,再死命的爬起來趕緊按下螢幕的電源鍵讓畫面消失。

「櫻井翔你要再不把房間整理乾淨我就找一天把這些礙眼的東西全部丟掉!」
櫻井媽媽打開門狠狠的撂下一句狠話,便風風火火的離去。

「ハ…’`ィ (゚д゚)/」
媽媽的氣勢真是驚人啊…對了,自己住在實家,照老媽這樣三不五時打開門吼兩句的習慣,他可不能把相葉帶回這裡做啊…得找個好地點才行…。





嗯...大概就是這樣,了不起再加個番外篇之類旳。
單戀和Erotica我不清楚,但是教戰守則我相信大部份的人都沒看過。
因為只有親友團看過啦...一直都恥於發表...(遠目)


差不多就先這樣,有意願的人請留下資料在底下,比照Maki的作法請用袐密留言以免你們的資料外泄。

有問題也請提問,啊...海外的話...Maki說OK的應該我也OK,因為我可以請教她怎麼做^^
就這樣囉,拜託大家踴躍訂購,感謝感謝,感激感激,雨!嵐!^0^


對了,有問題除了留言也可寫信給我:

navigatorno1@pixnet.net
or
lovelygoose@gmail.com




追記を閉じる▲

【2009/07/09 16:01】 | MOMOの作品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コメントを閉じる▲
400.jpg

*如果你是鎖,我就是能夠開啟你的……唯一的那把鑰匙*

關於末子與三男的10個愛的小課題
一定都會在裡頭找到甜蜜的解答


Hikaru.H→不幸花
領帶→【任性】
前男友→【舊愛】
忍住不撒嬌→【絕對甜心】
第一次沒想到就這麼大膽→【松潤的手藝】
溢れる→【眼神】

不幸花→Hikaru.H
修眉毛→【松本家熱鬧的早晨】
來追我啊!小笨蛋→【在你身邊】
忍住不H→【忍耐所帶來的好事】
NINO家的洗衣機→【宅男偶像的生財之道】
愛生氣→【相葉病】

★販售詳情

刊物內容:
Hikaru.H、不幸花合著
潤x雅,短篇小說集
收錄10篇指定KEYWORD小說
約100P,共26800字左右
A5判,南野鈴友情跨刀設計封面

預購售價:150元台幣
(依送印後的實際價格,正式販售價可能會有變動)
(有預購的朋友們會維持150的預售價格^_^)

預購日期:即日起至~7/10

販售方式:
1.現場取書付款
2.7/10前先匯款,7/11活動結束後開始替大家郵寄

請寫信至undercoversama@gmail.com詢問相關事宜!

【2009/07/06 01:54】 | 其他宣傳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logo2.gif
http://98.to/jmatsuri/


7/11 耕莘文教院 J祭3
攤位名稱:[iris]



寄書資訊

我可以很偷懶的說,我書都寄出了嘛?(死)
然後雅雅快點跟我聯絡唷!!!你的新地址咧~!(炸)

題外的是,請注意睡前閱讀本書的時候要小心
因為已經不只一個人(包括我自己)在睡前看這一本
結果不小心在睡著的時候書本滑落打到臉了

會痛(炸)




2009A.gif


☆[iris]-虹([iris]網站小說精選集)☆
A5 判,彩色封面,預定350P上下左右,NT.400
CP 多、作者Maki.A、一定超過140000字(無言)
預定收錄:
長文區 渾沌時代、梔子花、エデンの東(本篇+前傳+番外)、素人屋、我的爸爸是阿宅
短文區 Song of me、あげない、夜會、晴空夾子、白色公寓
特典小說:花店與服務生(尚在書寫中,而且爆字數)

推薦BGM:(其實太多,我有空慢慢找)
[Madonna]-Miles Away
[レミオロメン]-ether [エーテル]-五月雨
[Aqua Timez]-虹
■Song for Me→大野智[Time初回]Song for Me。
■晴空夾子 →スネオヘアー[ワルツ]ワル
◎販售狀況:開放預定至7/8

要購買本次新刊者~請仔細閱讀本購買流程,感謝唷(其實跟上次一樣啦)
(1)請紀錄有意願購買的新刊或者既刊,在本「購買流程」使用秘密留言(勾選『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請附上您可公開筆名、姓名、信箱、住址、和電話,買幾本及計算好的費用也請註明。(歡迎大量購買XD)
至於需要現場取書者,仍請幫我們填寫預定單,可不用寫運費,最後註明現場取書即可

範例:

筆名:
姓名:
信箱:
地址:(請記得附郵遞區號)
電話:
購買:

EX:
台灣本地
「虹」一本(400x1)+運費(台灣:50元)=450
海外-香港、大陸等地
「虹」兩本(95港幣x2)+運費(大陸、香港)(30港幣)=125港幣

◎台灣方面書費與郵資清單
書費:
[iris]-虹(Maki.A):400元一本,其實不太想出這個價格的,但因為真的太厚了......(掩面)
花之御所(FA):200元

郵資:
1本50元(印刷物掛號)
2~3本 55元(郵局便利袋)
3本以上70元(郵局便利箱)

◎香港、大陸方面書費與郵資清單
書費:
[iris]-虹(Maki.A):均95港幣一本
花之御所(FA):47港幣一本
郵資:
1本25塊港幣
2本30塊港幣
3~4本40塊港幣

◎其他國家方面
請註明地點我們將為北鼻們計算。

【海外的朋友們,目前我們使用的寄送方式為台灣郵局的印刷品海運(這是我們能找到最便宜的方式了Orz)倘若您有其它屬意的寄送方式,請將寄送方法及費用寄至我們的信箱與我們討論,我們十分樂意配合的。】


(2)Maki確認好了以後,會在「購買流程」上註明已經收到訂購訊息的可公開筆名,並將匯款資料/方式,及統計確認後的款項寄至各位的Email讓各位查收。

(3)收到匯款資料後請在匯款截止日前匯款,收到款項後也會在「新刊預定確認頁面」上公布並做款項已確認的回信。

(4)最後,請等2009/7/11以後我們就會把新刊寄出了:)

P.S.如有任何問題請來信
lovingweb1999@gmail.com
maki.pan@msa.hinet.net

【2009/06/23 14:10】 | 公告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コメントを閉じ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